有熊國的中流砥柱  玉山國家公園保育巡查員工作紀實

Jul 13, 2021
吳雲天

現職: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動物核心設施 經理、台灣山岳文教協會 理事、新北市政府自然地景及自然紀念物審議委員、台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會 秘書長 作品:向山、遇見最美的山徑(合著) /果力出版社、聖稜 雪山脊樑(合著)/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淡蘭古道北路(合著)/晨星出版社

作家其他文章→

口述/謝佑龍、劉居賜、邱創椿、江志龍、江啟明、江聖邦
採訪整理/吳雲天
攝影/張雅慈、劉宜俊
插畫/沈恩民

翻山越嶺、十項全能

成立於民國74年的玉山國家公園位居臺灣中央地帶,園區內玉山群山與中央山脈崇山峻嶺,設立有四個管理站作為服務據點及保育巡查員的執勤基地,各管理站除了執行維運與例行服務工作,更因所屬園區獨特的環境與條件,而延伸出各式特殊勤務。塔塔加站的謝佑龍於民國79年就職,與該站另三位巡查員一起負責巡護台21線、楠溪林道、馬博橫斷西段、南二段北段及八通關古道西段。轄區內的東埔是布農族郡社群歷史悠久、人口眾多的大社,扮演國家公園與族人之間溝通的橋樑是謝佑龍特別在意的部分,園區內傳統領域的保育工作與山老鼠防治,必須靠國家公園與部落族人攜手合作,對園區周邊盜獵及盜伐熱點進行嚴密監控,才能有效防制不法集團的侵入。

排雲站的劉居賜同樣於民國79年就職,與該站另八位巡查員一起負責巡護玉山群峰,管理排雲山莊及輪班上山擔任莊主,排雲山莊是大部分山友攀登玉山群峰最倚賴的前進據點,雖然山莊的清潔及餐飲服務已經有在地部落族人組成的專業團隊統包提供服務,但每日滿載的入園山友,其安全守護完全依賴巡查員逐一叮嚀與協助。

南安站的邱創椿於民國80年就職,與該站另四位巡查員一起負責巡護馬博橫斷東段、玉里林道、新康橫斷及八通關古道東段,五人共負責42,616公頃的國有地,工作轄區之大極為驚人,工作之艱辛不言可喻。整個拉庫拉庫溪流域生態豐富,水鹿、黑熊等珍貴野生動物族群數量逐年增加,監控野生動物遷移動態確保山友安全也是邱創椿每次巡查時特別用心關注的部分,希望保育與遊憩活動可以並行不相衝突。

梅山站的江啟明於民國77年就職,與該站另六位巡查員一起負責巡護南橫三山與關山、中之關、南二段南段,同時管理天池保育研究站。十多年前八八風災在高雄山區降下的驚人雨量重創南橫公路,近年隨著公路逐步修復,遊客已可開車抵達天池、中之關一帶,唯為配合天池以上修路工程持續進行,每日中午以後巡查員就要協助淨空中之關步道的遊客,並請所有車輛下山。位於天池與中之關停車場的公廁水源來自於數公里外的溪谷,由於溪谷淤塞造成大量上游山區崩塌土石,每次雨後取水設施都會被土石掩蓋或沖毀、管線需要重新設置,加上位處偏遠叫修不易,巡查員必須巡水路接水管,偏遠山區的設施維修幾乎都靠巡查員一手包辦。

天池方向柱指示牌維護。

落石砸壞中之關步道,保育巡查員緊急修繕。

開放山林、安全尖兵

隨著山林開放政策的推動,政府鼓勵民眾接觸山林,國家公園全面開放保護區的申請,不再以危險為封閉管制的理由,獲得社會廣大迴響。由於疫情造成國際旅遊停滯,近期許多人選擇國內登山作為遊憩活動,國家公園區內登山人數大幅增加。任何戶外活動都有其風險,預防意外發生,協助山友快樂上山、平安回家是每一位保育巡查員執勤時最重視的首要工作。

攀登台灣最高峰玉山,長久以來是國人非常熱衷的戶外活動,但也由於前來的山友不見得都具備足夠的自保能力與安全觀念,排雲山莊一直都是玉山國家公園園區內擔負守護山友安全重責大任的最前線。擔任這全台灣最熱門山屋排雲山莊莊主的劉居賜,從民國91年起就駐守於此。每次輪值上山就是七天以上,不論天氣好壞,從塔塔加鞍部走進玉山登山口的那一刻開始,就會將自己提升到最好的狀態,關注山區內所有山友的動態,熱心協助需要幫忙的山友,希望大家都能平安下山。

排雲山莊一直是玉山國家公園園區內守護山友安全重責大任的第一線。

劉居賜有些經驗分享給喜愛山林的朋友,首先,越是體力好的山友,反而越要戒慎警惕,登山過程不可大意,要時時定位,切忌仗著自己體力好、腳程快,就輕易涉險亂闖。在玉山群峰多年來協尋失蹤山友的經驗,深入無人險境難以自拔的迷途罹難者,相當大的比例都是身手矯健體力好的山友。再來是獨攀的風險不只是來自意外,還有來自自身大腦神智判斷的風險,山區氧氣濃度的高低會影響大腦的判斷,若有二人同行,當其中一人陷入恍惚,只要另一人仍維持清醒,就可以避免恍惚導致誤判的風險。最後,若發生高山症,切忌躺下休息,必須坐著休息,最理想的作法當然是一旦發現有高山症症狀就盡速下撤,雖然排雲床位取得不易,切勿勉強硬撐。登頂,只完成登山路程的一半,還要留餘力平安下山。

近年由於極端氣候的影響,百年罕見的雨量讓園區內不少原本就地質不穩定的區域崩塌更加嚴重,有些路段路基遺失幾無腳點,通行時若無架繩確保相當危險,巡查員會依現場地形地貌改線高繞或下切,提供山友較安全的通行路徑,唯山友有時考量時間因素仍選擇舊路線橫渡崩壁,若無確保一旦發生墜落往往傷勢嚴重,再次呼籲大家登山過程一定要謹慎評估,切勿以身涉險。

山友於東小南山至南玉山三叉路口因摸黑偏離步道,不慎滑落山谷之救援事件。

民國105年02月20日雪地救援案,人員技術裝備確保。

生態保育、守護棲地

玉山國家公園是濁水溪、高屏溪與秀姑巒溪三大河川的上游集水區,也是最重要的野生動植物棲地,南安站的邱創椿巡守拉庫拉庫溪流域已30年,長期的觀察中發現園區內的動物逐漸增加。當年跟著已過世的巡查員林淵源一起巡守,協助黃美秀老師作黑熊調查,那時要遇到黑熊不是那麼容易,但這幾年園區內人熊遭遇的通報頻率很明顯的增加了。動物增加了當然開心,但也擔心人熊遭遇時發生危險,提醒大家上山時要警覺,注意保持與野生動物之間的安全距離。

保育巡查員何昌穎及蕭玉山協助黑熊研究。

邱創椿表示:「每趟上山進行保育巡查,都需要5-10天,因為天數長,背負的糧食裝備不輕,但每次上山都感覺像是回家看看老朋友的心情,沿著八通關古道東段一路上行,一路上記錄各種觀察,有時會與塔塔加站的同仁一起結伴巡查,從南安走到東埔,我們兩站的巡守轄區以大水窟為界。我個人非常喜愛大水窟,在這裡過夜是非常享受的經驗,大水窟一直都有水鹿,這些年族群數量有增加,看著這些大型哺乳類自由的在山林中生活,在高山草原上吃草與奔跑,帶給我執行巡查員這份工作非常強大的支撐力量。

園區內許多珍稀的植物就在步道兩旁,植物沒有腳不能跑,所以每當步道被申訴草長必須打草時,我總是非常謹慎的籌劃這份工作。首先會考量要打草的路段有哪些珍稀的保育物種,決定出打草的適當高度,再來會避開物種的花期,不能影響到族群繁衍。不論是擔任監工還是自己出動,打草這件事自己相當嚴謹看待,一定會嚴格要求執行的工班落實執行。」

部落共榮、文化傳承

玉山國家公園所分布的行政區域中,南投縣信義鄉、高雄市桃源區、花蓮縣卓溪鄉同時也是布農族人的傳統領域,這些年管理處逐步以最大的誠意建立雙方互信的機制,並落實「把人找回來-在地參與自然資源管理」,積極與部落溝通與合作,擔任保育巡查員的族人就扮演非常重要的溝通橋梁。

園區周遭的部落不論東埔、南安以及梅山,大部分的族人從事農業生產,透過國家公園的協助轉型有機種植,一方面有較佳的收入,另一方面對環境友善,對工作的族人身體也更健康。

隨著山林開放政策的推動,進入國家公園園區從事遊憩活動的遊客不斷增加,目前配置的保育巡查員人數已顯不足,未來希望能增加保育巡查員的職缺,並鼓勵更多年輕族人加入,在自己的傳統領域執行巡守,不但能讓部落與國家公園有更多的互動與瞭解,也讓在山林中從事工作的族人可以傳承布農族的傳統山林智慧與文化,達到雙贏的良好成效。

世代交替、經驗傳承

玉山國家公園設立三十餘年來,仰仗巡查員們充分發揮他們的熱誠與團隊精神,靠著過人的體力,無論是園區內長年的垃圾清理、環境維護、山難救助、獵具拆除、駐站管理、現地解說或為民服務,這些任務都是維持國家公園運作最重要的第一線實務工作。寶貴的經驗需要傳承,來自梅山站的江志龍、江啟明、江聖邦三人,一家人老中青三代都同時擔任保育巡查員,第三代的江志龍於民國98年擔任助理巡查員,從小看著長輩在國家公園熱心付出,並與族人有密切的互動,非常嚮往與認同這份工作,也希望藉由跟著長輩上山巡查的過程,可以學習族人在山林中的生活智慧與傳統文化。

玉山國家公園幅員廣大,每一位巡查員所肩負的任務非常繁重,近年陸續有資深的巡查員屆齡退休,期待新血的投入,這是一份很有榮譽感的工作,四周的山林當年都是布農族拉荷阿雷率領族人生活的場域,期待未來國家公園可以和族人繼續共榮共存。巡查員扮演著溝通的橋樑,也是經驗豐富的執行者,希望社會大眾可以瞭解保育巡查員為台灣山林的付出與貢獻,更希望政府可以重視這群專業的山林守護者,給予適當的工作待遇及保障,鼓勵更多的有志青年願意投入保育巡查員這份工作,這也是國家公園永續經營的重要議題。

巡守員在排雲山莊前查核,確認山友們是否都平安抵達。

保育巡查員巡視山林,如發現步道損壞會進行回報。

瀏覽人數: 24